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模特在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Joy)上表演
  參考消息網9月7日報道 美國之音網站9月4日發表題為《“美色經濟”:荷爾蒙飆升下的冷思考》的報道稱,身著低胸超短裙,腳蹬三四英寸高跟鞋,胭脂粉黛、輕點紅唇,金銀首飾琳琅滿目……面對各種長槍短炮閃光燈,她們擺出各種姿勢與身旁道具融為一體,或賣萌,或性感。她們就是中國各大展會的模特們。有觀眾贊其為一道靚麗風景,有觀眾斥其是“外圍女”,還有觀眾對其八卦津津樂道。這背後,是一邊熱炒荷爾蒙,一邊數著大把鈔票的商家們。
  有評論家說,利用美創造價值,和利用智慧創造價值一樣,只要手段是正當,理應得到尊重,“美女經濟”的興起是市場導向的合理結果。但近年來,中國一些商家和媒體利用女性的容貌、身體和性感來刺激消費、追求經濟利益的現象泛濫,引發社會一系列熱議和擔憂。
  “美女經濟”持續走高
  前不久,被譽為“宅男盛宴”的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Joy)在上海閉幕。幾日的展覽中,一些廠商為賺得眼球和知名度,甚至把模特(又稱Showgirls)擺上床,做出撩人姿勢,或將充氣娃娃和她們擺在一起。據報道,廠商選完Showgirls和游戲角色扮演者(即cosers, 游戲角色扮演稱為cosplay)後,都需要向組委會報備,組委會也會在“服裝和表演尺度上”提出“很多要求”。
  很多批評人士認為,“荷爾蒙經濟”背後的根源是中國自古遺留下來的男權主義。不過,“社會性別與發展在中國”的柯倩婷指出,歐美社會也有利用女性炒作經濟的現象。但是,中國並沒有專門滿足色欲的合法場所,很多人表示,性壓抑造成了一種“中國特色”,一些應該是陽春白雪的高雅或官方場合,空氣中也往往充斥著一股荷爾蒙的氣息。從電視上的“選美大賽”,到書店里的“美女作家”,“荷爾蒙經濟”已成為“眼球經濟”的絕對主角。
  柯倩婷觀察說,近兩三年來,中國女權取得了進步。她還認為,即使在這種“美女經濟”中,女性也有很大主動權。
  柯倩婷說:“我們可以看到女性自身權益觀念的覺醒,包括對自己身體可以自己操控的觀念的覺醒。女性不覺得我的身體應該扮演原來在村裡面、或者社區裡面所應該扮演的、符合道德的樣子,而是公開去扮演另外一個樣子。第三波的女權主義會看到,女人在商業大潮裡面,可以色情化,可以打扮自己的身體。而不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祖父輩那樣,不能被男人凝視。”
  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卻認為,有些“主動”,其實是也是被動。她說:“中國女性為了讓自己不成為大家心目中的女強人,不讓自己在婚姻市場上成為失敗者,所以多少要主動迎合男性標準。”
  滿園春色“網”不住
  儘管美色的濫用存在道德風險,但這種“荷爾蒙經濟”似乎方興未艾。
  美國《外交政策》日前刊登的那篇《男性孤獨催生中國荷爾蒙經濟》的文章就描述了一批中國年輕女性,利用YY語音、9158、六房間等中國流行的視頻交友網站,實現了很多年輕人的夢想:一周在家工作僅10小時,對著攝像頭唱唱歌、賣賣萌、說說情話,兩年輕賺30萬美元並坐擁千萬愛慕者。而談及上述社交網站,大多數中國網民都會心一笑,有一副“你懂的”一般心領神會的表情。
  報道稱,“擦邊球”無所不在,龐大的互聯網“荷爾蒙經濟”已蔚然成形。據中國媒體報道,不論是網絡附加值服務利潤、廣告收入,還是視頻聊天室註冊會員的盈利,均為這些社交網站公司創造了巨大的營收,並且呈上升趨勢。而情色用戶的需求也催生了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創新,如在線聊天、在線支付、在線媒體播放和硬盤產業等。
  敢問路在何方?
  在中國,通過互聯網製作和傳播淫穢色情信息屬刑事犯罪。YY.com等類似網站不過是對這種現象加以利用,同時拼命“洗白”,設法游走在紅線內。
  六間房創始人劉岩在接受中國境內媒體採訪時表示,六房間有100多人做實時審核,同時有一套嚴格的規範,如主播的手不能放在胸上等。因此,他覺得“到現在為止沒什麼出格的”。而9158的創始人傅政軍也在採訪中多次宣稱,9158不是網絡夜總會。並表示“色情掙不來錢”,“用色情的方式”賺到今天的收入規模“太難了”。
  “洗白”固然為相關企業贏得了政策存活空間,但其最終效果仍然有待市場檢驗。但是,利用荷爾蒙炒作的經濟能否持續繁榮,有些專家並不看好。
  “我認為這是中國為了刺激經濟、提高銷售收入而不惜降低廠商道德底線的做法,沒有什麼前途。”何清漣說,“至今為止,沒有研究表明,美女一齣現就能夠刺激男性荷爾蒙,讓他們提高購買欲望。”
  而柯倩婷認為,中國經濟現在處於急速發展的時代,要“混亂”、“熱鬧”地買東西,恰恰是中國經濟的徵兆。她說:“女人這個符號來錢特快,而市場在不斷利用中國的消費習慣,女人就被濫用, 這一片市場在中國很長時間都會有。”
  【延伸閱讀】
  合肥胸模大賽產生20強 百餘名模特“波濤胸涌”
  2014-08-10 13:30:00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4年8月9日,安徽合肥歡樂谷,華美整形杯安徽省第四屆國際胸模大賽舉行半決賽,最後產生20強參加決賽角逐。
  第四屆 華美整形杯安徽省第四屆國際胸模大賽自今年6月啟動以來,共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一百餘名胸模報名,經過初選和當天的半決賽後才藝展示後產生最後20強,參加決賽。
  【延伸閱讀】
  組圖:臺灣模特比基尼靚照曝光 大秀性感好身材
  2013-08-02 10:54:16
  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凱渥夢幻之星模特兒羅依璇(左起)、郭易蕙、李--勻、魏若洵穿著性感比基尼,大秀好身材。 (圖片來源:今日新聞網)
  【延伸閱讀】
  美媒:中國男性孤獨催生“荷爾蒙經濟”
  2014-08-25 08:40:00
  參考消息網8月25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8月22日發表文章稱,對中國的一些年輕人來說,以下情況就像活在夢裡:兩年賺30萬美元,一周工作10小時,吸引成千上萬仰慕自己的粉絲,而這一切還不需要離開舒適的家。這些或許聽上去像是詐騙郵件給出的離奇承諾,但歸功於中國日益繁榮的“荷爾蒙經濟”,中國的一批年輕女性似乎做到了這一點,至少目前是這樣。
  “新興產業”出現
  這個詞已經加入到“荷爾蒙產業”的行列中,成瞭如今頻繁出現在中國國內媒體上的措辭之一。荷爾蒙產業涵蓋了一大批迎合中國年輕男性的產業——包括社交網絡、動漫和游戲、電子書、視頻——通常或公開或隱晦地帶有一定的性元素。中國現在有數千萬單身漢,許多在性關係上蒙受挫折的年輕男性會將荷爾蒙產生的衝動和辛苦賺來的人民幣帶入網絡空間或許就不讓人意外了。
  YY.com網站的其中一項服務是提供讓用戶能相互通話的虛擬房間,很多虛擬房間被年輕女性用來辦直播或錄播的演唱會,她們的工具除了一個麥克風和一個網絡攝像頭外寥寥無幾。儘管絕大多數演唱會吸引到的觀眾只有幾百人甚至更少,但有些也會變成觀眾達數十萬的直播音樂會。YY.com網站的主頁上,是數十張化著濃妝坐在麥克風邊的年輕女性的圖片。該網站最熱門的搜索詞是“美女”。
  一個典型事例
  8月8日,一個網名為“那麼你”、自稱是住在中國某個小城市的23歲年輕女性的用戶,在天涯論壇上詳細講述了自己在YY.com網站上當歌手的“事跡”。在這個被廣泛閱讀的帖子里,“那麼你”寫道,來參加她的虛擬演唱會的用戶平均超過1萬人,當用戶送她虛擬禮物或開爵位——相當於她音樂廳里的包廂席位——時,不管他們花多少錢她都能拿30%的提成。“那麼你”能在自己的屏幕上實時看到用戶購買禮物的情況,她用甜言蜜語來巴結那些為她大肆購買禮物的用戶。
  “那麼你”在自己的帖子中承認:“也許有人覺得在電腦面前,唱唱歌,賣賣萌,喊幾聲老公、哥哥,錢就來了很容易,其實做主播真的蠻累的,幾個小時不停地唱,還不能冷場,一直說一直說,一直唱一直唱,一直直著腰,一直笑。每場直播下來,我只想癱床上動都不想動。”
  “那麼你”寫道,她通過滿足男用戶的虛榮心賺錢,試圖吸引她註意力的用戶成千上萬,其中有些男用戶想通過在虛擬的鑽石戒指和其他禮物上一擲千金來換取年輕漂亮的女性暗送秋波,輕聲細語。
  但她堅稱自己從未在現實生活中與任何粉絲——甚至是一名為她花了超過12萬美元買禮物的粉絲——有過關係,但她稱知道其他主播會與粉絲約會或被金主包養。
  網絡灰色地帶
  YY.com網站的運營商無疑清楚自己的網站在走鋼絲。自從2014年年初以來,中國政府開展了“凈網”行動,加大了打擊網上色情內容的力度。
  在中國,通過互聯網製作和傳播淫穢色情信息是刑事犯罪。
  誠然,想要在網上拋媚眼並非中國特色。美國《福布斯》雜誌2011年9月的一篇文章將一名匈牙利企業家創辦的在線色情聊天網站LiveJasmin列為“網上遙遙領先的最熱門成人網站”。YY.com和9158.com、6.cn等類似的視頻網站只不過是對中國的類似現象加以利用,同時又設法游走在政府的紅線內。
  中國的荷爾蒙經濟將繼續發酵,因為年輕的單身漢試圖在網上找到他們在現實世界中缺少的:女孩、社會的認可和自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3年11月9日,在中國年輕人戲稱的11月11日“光棍節”即將到來之際,寧夏銀川市的相親大會吸引了1000多名單身男女前來相親交友。新華社記者王鵬攝。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延伸閱讀】
  揭秘互聯網美女經濟背後的紅灰世界:荷爾蒙產業
  2014-08-04 14:14:05
  ▲上海ChinaJoy展會,Showgirl成為游戲之外最受關註的群體。圖/CFP
  昨天,被譽為“宅男盛宴”的中國國際數碼互動娛樂展覽會(ChinaJoy)落幕。在過去的幾天中,上海新國際博覽中心被游戲廠商、Cosplay(動漫角色扮演)、美女和游戲玩家們包圍。如同車展一樣,穿著火爆的展會模特——Showgirl,仍然是眾人關註的焦點和網上津津樂道的話題。
  在外界看來,Showgirl的興起得益於互聯網,而後則反哺於互聯網,美女經濟和互聯網世界盤根錯節地交織在一起。對於眾多宅男來說,婀娜多姿的Showgirl是游戲展會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對於游戲廠商而言,出眾的Showgirl是抓取註意力的重要籌碼;對於互聯網世界而言,Showgirl內容則是低成本的流量獲取利器。然而,就像硬幣的兩面,互聯網美女經濟的世界並不僅僅有光鮮和美好的一面。
  □紅色世界
  美女經濟借網絡騰飛
  一年一度的ChinaJoy盛會在Showgirl的助陣下,顯得欣欣向榮、異常火熱。在Showgirl面前,是絡繹不絕的人流、長槍短炮的鏡頭和此起彼伏的閃光燈;她們的背後,涉及的是游戲廠商、經濟產業和各種互聯網企業的美女經濟圖譜。
  Showgirl的生意經
  高跟鞋、短裙、濃妝、美瞳一一“裝備”完畢,90後大學生阿萌開始了她一天的Showgirl工作。這是她第一次參加ChinaJoy,這份工作的意義對於她而言,除了增加履歷和賺外快之外,還滿足了她被“萬眾矚目”的小願望,其實她並不熱衷玩游戲。
  作為今年ChinaJoy上為游戲廠商表演的數百位Showgirl中的一名,阿萌一天的工作時間大概從9點半到下午4點半,每天的工作內容包括三場表演,以及與游戲玩家互動。阿萌並不是這個展台20個Showgirl中的主推,表演的時候站在最後一排。而主推站在第一排中間,衣著更為華麗或直接Cosplay游戲人物。據她介紹,主推往往是有經驗的Showgirl,一天的收入可以達到幾千元,作為“菜鳥”的她收入卻只有600元,四天下來賺2400元,“不過也夠她生活費了。”當然,跟一天至少拿1500元,動輒數千上萬元的車模比起來,游戲Showgirl賺得還是少。
  記者聯繫到一家北京模特公司,該模特公司今年參展的國內Showgirl共幾十人,占據ChinaJoy近10個展台。該模特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在與廠商協商時,會根據旗下Showgirl的質素,分級報價,而外國模特工資基本比國內高一倍,這次他們公司的國外模特並沒有參與。像這次出差,廠商只是會提供來往交通費,並不會額外提供住宿。據她透露,這次參展的大多數Showgirl價格在800到1500元左右。只有個別“紅人”價格會在三五千元,還可以被廠商包吃住。不過,不同游戲廠商提供的待遇也不同,廠商規模和大方程度幾乎成正比。
  一位混跡於娛樂圈、經紀圈和互聯網界的資深人士M告訴記者,Showgirl可以說是網游的產物,其入門門檻比主流的藝人要低,藝校學生、模特,甚至草根女生都可以入門。但需要Showgirl的展會卻不是天天有,因此她們需要做一些其他兼職才能生存。不過,Showgirl們確實善於利用互聯網賺外快。M透露,最賺錢的業務就是代言游戲廣告,年收入可達百萬,如參加ChinaJoy,一天可拿上萬元;其次是在社交類媒體上給網店或互聯網公司做宣傳,如發一條推薦面膜、游戲之類的微博可賺五百元到數千元不等的展示廣告費,點擊交易提成另算。此外,還可以給淘寶網店做模特,每天的收入在500元到1000元不等,少數厲害的可以按小時算收入。因為做淘女郎的模特更為草根,她們中的不少人憑藉外貌優勢開起網店,有的自有網店年收入幾十萬,比模特業務收入更高。
  □灰色世界
  泛濫的荷爾蒙產業
  大膽的著裝和赤裸的炒作,讓整個互聯網充斥著泛濫的荷爾蒙。此外,Showgirl主動迎合曖昧經濟的需要,也讓性感和色情距離一步之遙。
  濫用美色存道德風險
  阿萌的一些工友,對自己的各種大尺度照片在網上傳播這件事無感了,在她們看來,這隻不過是工作而已。但是阿萌還不能接受性感照被圍觀被評評點點的感覺,在她印象中“網絡紅人”是個寵辱共生、貶大於褒的詞。她的工友事實上也不喜歡被人直白地稱作網絡紅人,因為這容易令人聯想到潛規則、網絡推手等陰暗面。
  美色的濫用至少存在道德風險,但是匿名、大膽的互聯網世界卻是個愛用美色奪眼球的世界。有門戶網站人士私下向記者透露,在沒有超勁爆新聞的情況下,日常點擊量最大的內容多與美女、情感等有關,而一些即時社交工具、安全工具等PC端軟件的彈窗,以及內容類、社交類移動應用主動推送的信息,也一定少不了美女。“美女等於流量”的潛規則無處不在,甚至冒著濫用的風險:性感的照片不等於全裸照片,赤裸的背影比全裸的正面高尚,性感和色情,均在一線之間。
  幾乎中國所有網絡秀場都默認的是,依靠美女網絡主播走紅的秀場,最開始都存在著軟色情的原罪,只有表演夠勁爆,才能賺取小鎮青年和寂寞土豪們更多的虛擬道具費用。隨著凈網行動開啟,秀場紛紛監督主播把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縱觀歷年ChinaJoy展會,Showgirl已經被打上美顏、豐乳、翹臀、長腿的標簽,而Cosplay表演的本身卻儼然不及外貌有新聞性。在展會現場,游戲廠商不惜把Showgirl擺上床,做出撩人姿勢,甚至把充氣娃娃和Showgirl擺在一起。據游戲廠商透露,實際上每年廠商選完Showgirl和Coser(Cosplay扮演者)後,都需要將衣著和表演形式向組委會報備,組委會也會提出很多要求,“無非是在服裝尺度和表演尺度上”。
  除了被動傳播,渴望成名的女孩子私底下主動迎合曖昧經濟的需要也屬於行業潛規則。M告訴記者,自從幾年前某車模的不雅視頻(被)上傳之後,現在各種網絡美女私照泄露的事件基本上都是主動策劃,比如游戲廠商會在展會前在網上進行活動預熱,甚至採取極端手段。在這種情況下,游戲廠商和Showgirl一拍即合已經顯示出赤裸裸的利益交換。
  草根經濟的美女法則
  貌似從一開始,有美女站台助陣就成了游戲等互聯網產品推廣的標配。以Showgirl為代表的美女經濟屬於互聯網草根經濟,吸引的主要目標群體是男性。
  阿飛是一名剛入行的陸家嘴券商人士,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去ChinaJoy。這次ChinaJoy開展的首日是周四,阿飛還向公司請了假,打算連著參加好幾天。阿飛告訴記者,ChinaJoy最吸引他的還是廠商上線的新款游戲,可以現場和資深玩家組隊戰鬥,贏得各種平時難以買到的裝備和游戲周邊產品。“當然,蘿莉、女王……妹子也是‘要哪款有哪款’隨便看。”阿飛不是典型的“追女神”一族,但他說他認識的宅男會專門追隨Showgirl,有她們的展覽都會去捧場。
  對於游戲廠商而言,在參會龐大的費用支出中,Showgirl只不過是很小的一部分。不過,作為展會現場的“吸睛”利器,Showgirl的性價比極高。據游戲廠商稱,Showgirl的表演可以讓游戲新品的推介更形象,讓更多觀眾駐足,甚至在現場與Showgirl互動中,觀眾可以添加廠商微信公眾號,進一步擴大廠商影響力。而一般模特公司也會每年選擇不同的主推,在ChinaJoy展會後,和游戲公司有更多的合作和互動。據媒體報道,2007年某游戲展台扮演一款金庸名著改編游戲女主角的一名Showgirl,清純的扮相在網絡上獲得不小關註度,之後開設的游戲博客一周點擊量就達到200萬,官方群也在兩個月內建立了20多個。
  此外,一年一度的夢幻美女秀也給許多互聯網平臺帶來成本極低收效顯著的商機。各老牌新聞門戶以及垂直科技、游戲門戶網站爭相瘋傳Showgirl圖組、製造吸引眼球的話題;Showgirl表演內容自然輕易擺上了視頻網站的明顯位置;微博、各類論壇等社交媒體上也隨處可見Showgirl的相關內容;精明的淘寶店主自然不放棄讓Showgirl在微博、微信上發廣告帖導流的機會。有意思的是,還有地圖廠商,主動向用戶推送消息:“CJ實景,有一大波妹來襲”,搶流量勢頭來勢洶洶。
  不能不提的是,ChinaJoy最開始在網上聲名大噪就是借助了美女經濟。早期幾個Showgirl偶然走紅,此後又因Showgirl圈的各種爭議而備受關註,被封為“宅男盛宴”。
  走紅後面的灰色產業
  “我認識的大多數Showgirl、模特其實都是普通女孩子,主動去博出位、狠狠炒作自己的是少數,卷入各種'XX門事件'的更是極少。”M說,Showgirl的概念被玩壞了,把水攪渾的,主要是Showgirl後面的經紀公司、推手公司和資本力量。
  “那麼多人涌進行業,為什麼有的人大紅,在網上在宅男界一呼百應?要有人推才行。一個人單打獨鬥肯定比不過眾人齊推。”M說,像最早幾屆ChinaJoy的“唯晶寶貝”孫婷、“冷面女神”丁貝莉這種被路人拍後傳到網上一夜成名的事情發生概率已經很小了。在Showgirl群體中,做到5年基本上就迎來了職業天花板,進入主流影視文化圈的少之又少,有的甚至紅不過一年。在這種情況下,少數幾個後繼紅人因為背後有人推,活動邀約不斷、發條微博標價上萬塊。
  事實上,捧紅草根美女的網絡推手公司與各種營銷公司路數無二,但傳播方式更娛樂化。付出幾萬、十幾萬的投入,捧紅一個美女紅人,如果從線下活動、營銷收入、廣告代言等收取返點,一個僅有十幾人或是幾人的推手公司,年吸金數十萬上百萬元也不是沒可能,一些模特經紀公司和推手公司還是合二為一的。
  以Showgirl為例,為捧紅某位草根美女,結合ChinaJoy這一熱點事件,先發出大量圖片,在網絡媒體上買流量、在搜索引擎上買展位,或者雇用水軍變換ID發帖是常見方式。同時,“女神”還要表現出積極與網友互動的狀態,塑造個人個性。有意思的是,推手捧人的方式早已經告別一邊倒贊揚的時代了,“主動被黑”也是一種抓眼球的方式,黑一下競爭對手也可以為我所用。
  更敏感的是經紀人隊伍。“正規的經紀人太難得了!”M感慨,近年來各色人等涌進模特經紀人這一零門檻行業,經紀人隊伍魚龍混雜,野路子層出不窮。不正規經紀人捲走模特工資消失的事情令人深惡痛絕又倍感無奈,經紀人出面為模特與廠商、模特與有錢人“拉皮條”、明標價碼又滋生出一條灰色產業鏈。
  □反思
  探尋美女經濟的正道
  美女經濟在網絡世界大行其道,並將加速滲透線下,備受爭議的美女經濟,如何走向正道?
  1女性玩家市場值得挖掘
  研二生小張是典型游戲達人,但他很少會參加游戲展會,他覺得展會上"雜人太多"。小張說,現在很多游戲展,理論上游戲應該是宣傳主角,但有些廠商把Showgirl當成了最大賣點。“明明好多人不是游戲受眾,還非得來擠來擠去,最後他們也只是拿著Showgirl的照片回家。”
  對於小張的看法,某首次參展的游戲廠商的負責人表示,雖然游戲公司營收主要依賴的是真正的重度玩家、高端付費人群,但是游戲廠商需要不斷提高產品知名度,不斷吸引潛在玩家形成新的付費人群,這時候Showgirl是重要籌碼。
  艾媒咨詢CEO張毅介紹,在游戲體驗中,男性付費意願更高,男性付費用戶與女性付費用戶比例基本能在8:2左右。這樣就導致展會中,主要打美女牌來吸引男性玩家。從游戲類型上看,以前主要是集中在MMORPG(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游戲),內容更加暴力,但隨著游戲的不斷發展,如今也逐漸開始流行養成類、卡牌、益智類等游戲,並且依靠社交屬性進行傳播,如FlappyBird、圍住神經貓等,這類對女性的吸引力更大。
  張毅表示,未來女性付費玩家將成為游戲產業的重要增長點,游戲廠商應該在題材和游戲收費模式上做出探索和創新,迎合和滿足女性玩家需求,引起她們情感上的共鳴。只有照顧好各個玩家群體的體驗,最後產品的收入才能夠滾滾而來。
  2規範化專業化值得期待
  在ABD愛夢娛樂大數據CEO雷鳴看來,美女經濟就是註意力經濟,其實傳統娛樂商業是借助電影、音樂、緋聞等介質來形成註意力,而Showgirl更多的是靠外表。這種方式簡單直接,但略顯粗暴,滿足了隱藏在游戲世界內部的對性與暴力的幻想。
  雷鳴說,互聯網的特質註定了美女、曖昧經濟客觀存在,非常正常並且無法阻擋,像游戲Showgirl的模仿對象就是歐美和日本的游戲界。不過,表演體現出的Cosplay文化差距也反映出我國和發達國家有一定差距。在互聯網放大之下的美女經濟,備受詬病的其實是臺面下的價值取向,過度炒作和拜金之風。
  觀眾網CEO、觀眾研究院秘書長張拓指出,目前游戲行業的美女經濟處於初級階段,推廣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一是滿足網絡媒體的獵奇心態,二是美女所屬模特公司和游戲廠商自己進行包裝,“目前推廣效果也不好,並沒有將游戲與美女經濟很好結合,廠商應在游戲產品和美女的契合度上下功夫,把握好尺度。”
  張拓表示,中國文化行業影視行業尚在發展期,目前大都還是商家主動挖掘美女,或者一些低端模特公司負責接洽。這些公司目前並不具備議價、創新、培養能力,因此展場Showgirl靠臉吃飯,生命周期也相對較短。“由於演藝和展場的行業屬性不一樣,需要一定的綜合素養和演藝基礎以及專業包裝,目前並未看到成功的跨界案例,車模獸獸也不成功。”在張拓看來,以游戲Showgirl來說,未來可嘗試拓展多種發展方向,向游戲銷售行業拓展,或通過更好的形象轉型微電影、電視行業,出專輯等等,或者塑造自己品牌,升級為游戲職業代言人,成為游戲內明星。
  張拓說,隨著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尤其是游戲行業的發展,和動漫產業影視產業不斷融合,未來肯定會誕生專業培訓包裝機構,從而再進行規範階段和產業化階段,這也能給草根美女創造更多的機會,草根美女經濟達到專業化和規範化或許還需要五年左右時間。“現在看,互聯網行業美女經濟,對傳統影視業里的美女經濟並沒有形成太大的影響。”他表示,美女經濟以前主要針對時尚圈和傳統影視圈,這些領域和游戲圈相對割裂,藝人在影視圈很火但並不會跨界。但隨著國內游戲貢獻越來越高的產值,也有越來越多的藝人如林志玲開始轉向游戲領域代言游戲產品、演唱游戲歌曲。美女經濟首先在游戲行業正大光明地得到釋放。記者廖豐顧夢琳  (原標題:美媒:尋求感官刺激的中國"美色經濟"正在泛濫)
創作者介紹

Walker

nssmyic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