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新華社電面對充滿誘惑的物質世界,有人追求名利,而他卻始終堅守在學術的“象牙塔”,不敢懈怠;面對錯綜複雜的社會思潮,有人放棄動搖,而他卻一直以真理為準則,矢志不渝。
  “治學治所,肩挑雙擔,論史論政,心憂天下”——這就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史學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張海鵬的學問之道與人生之路。
  “我所理解的唯物史觀,是一種實事求是的精神”
  2006年春,一篇史學研究文章《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國的歷史主題》引起關註。文中,張海鵬駁斥了一些人否定近代中國人反帝鬥爭的觀點。
  為了及時發表這篇文章,已承擔繁重行政和學術研究任務的張海鵬白天“擠時間”查資料,晚上熬夜到凌晨。短短5天,一氣呵成。他以一種“戰鬥的心情”在文中寫道:“研究和解讀歷史,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如果寫成人人心中的歷史,則言人人殊,失去歷史的本來面目,如果拿這種歷史去教育青年,就會貽誤青年。”
  “我所理解的唯物史觀,是一種實事求是的精神。”這就是張海鵬朴素的態度與一貫的堅持。
  “我要為黨和國家的歷史學領域站好崗、放好哨”
  2007年,由張海鵬主編的《中國近代通史》宣告出版。這套十卷本、550萬字的叢書首次以政治史為框架,突破了以往中國近代史只寫到1919年的老規矩,貫穿了1840年至1949年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等各領域,是近代史學界公認的“第一部大部頭”。
  “研究近代史,就是要揭示1840年後的中國為什麼要發展為1949年後的中國,就是要明白歷史為什麼選擇了中國共產黨、選擇了社會主義,由此明白中華民族復興的歷程。”牢記這樣的職責,張海鵬桌前的小燈常常徹夜不滅。
  張海鵬出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湖北農村。1964年8月到近代史研究所工作後,他參加了一年半的“四清”和勞動鍛煉,回京不久即被卷入“文革”,直到1978年才獲得參加科研工作的權利,1979年被評定為助理研究員。此時,他已年滿40歲。
  改革開放後,他進入了人生的“黃金時期”,幾乎每天工作十幾小時。至今,張海鵬已出版論文集6套,主編或參與各類著述、資料集、工具書等近三十種,各類學術文章約300篇。這些文章涉及太平天國、義和團、辛亥革命、留學生、皖南事變、臺灣問題以及中日關係等領域的若干專題研究,也涉及中國近代史研究的若干宏觀思考。
  如今,年過古稀,張海鵬的工作任務絲毫未減。
  “我是黨和國家多年培養起來的學者,我要為黨為國家的歷史學領域站好崗、放好哨。”這是他的諾言,也是他的行動。
  “我有責任讓馬克思主義史學隊伍後繼有人”
  從1999年起,近代史研究所每年組織一次青年學術論壇,凡40歲以下的青年學者每年必須寫出一篇代表自己學術水平的論文參加青年論壇。青年論壇完全由青年人擔任主持人、報告人和評論人,完全按照國際會議的方式召開,最後評獎、出論文集——這是張海鵬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領導後倡導的一項行動。此後,一大批“60後”“70後”從青年學術論壇中脫穎而出,在國內學術界嶄露頭角。
  張海鵬在學術風氣上鼓勵“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在學術觀點上尊重原創、不壓制人。他擔任所領導的16年間,從沒有主動參加院、所的評獎,而“把機會多留給年輕人”。
  “我國學術界的未來在於青年,我有責任讓馬克思主義史學隊伍後繼有人。”張海鵬說。  (原標題:學問有道)
創作者介紹

Walker

nssmyic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