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茜 成都
  連中央領導都知道:“現在網民檢驗湖泊水質的標製冰機出租準,是市長敢不敢跳下去游泳。”這敢不敢游泳一說,應該最早始於去年春節一位回鄉企業家懸賞20萬元,邀浙江瑞安市環保局長到其治下的“黑河”游泳;緊接著,浙江溫州下屬的蒼南縣又有網友懸賞30萬元請蒼南環保局長下河游泳。一時間,全國各地效仿者眾,領導們敢不敢接招下河游泳,仿佛真成了公眾檢驗水質和污染程度的標準。
  好的是,民意的沸騰和高層的重視,最終共同逼出了一個個頗有進步意義的回應:2012年,浙江溫州市委書記陳德榮說,檢驗治污成效,不以部門報上來的數據為準,要以環保局長西服和公用集團董事長帶頭下河游泳作標準;2013年,浙江省副省長盧子躍視察時表示,兩年後再到龍港,協同環保局局長一同下河游泳;2014年剛開頭,網民懸賞最早的瑞安終於傳來佳音,50多位膠鞋廠老闆在上千公眾的圍觀下,勇敢地跳進了目測“還不是很乾凈,河水透明度不高,水面浮著一層淡淡的油污”的東河。
  這是一個不小的進步,它向公眾展示了政府和企業對治污的誠意:“去年仙降街道治水花掉了2000多萬元,這是僅靠當地財政無法承擔的。政府有了規劃,老闆們也樂意出錢出力。”但公眾對治污疑問並不會就此一筆勾銷。一來,老闆們集體下河游泳仍然只是“表演”,實際水質還根本不能游泳。二來,老闆們下河游泳畢竟有“利”可圖,其“表演”除了讓公眾一時鬆口氣,但畢竟不是他竹北買屋們想要的治污答案。
  當初的懸賞,可以說是公眾在治污不力背景下說出的氣話,含有很大的非理性因素。同樣,今天的“50多位膠鞋廠老闆下河游泳”也充滿結婚了這種非理性,距離讓公眾寄望其長久發揮作用的“法律原則”實際上還很遠。
  水質好不好,真不是一些企業家敢下河游泳就能說了算的,公眾也並不會幼稚到逼幾個官員或企業家跳河明志就會傻樂著相信污染無憂。少一些虛勁,多一些實在,理性治污,讓民眾能見綠水藍天,敢享戲水之樂,這恐怕才是引導社會情緒從挑釁回歸和諧ssd固態硬碟的“合格答案”。  (原標題:“下河游泳秀”不是公眾想要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Walker

nssmyicp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